“港味,不是专指香港的美食,而是一个泛指,是指带有浓郁香港特色风格的美食,服装,街道,房屋等。”

这是百度百科对“港味”的解释,不知道你心中的港味又是什么呢?

对于半岛君来说,港味让我想起香港人的生活区,不繁华、很市井的深水埗,在那里可以找到很多好吃的小店,像“合益泰”软滑极美的猪肠粉,“新香园”即叫即做的蛋牛治...

还有那家爱心饭堂,“北河烧腊饭店”,老板明哥以成本价供应碟头饭,给附近没有生活保障的基层人士和老人,每次吃完饭,我都会买几张饭票捐出去。

找旧唱片的话,一定要去旺角的信和中心,一层一层地逛,这里简直是港乐迷的天堂!

想体验一把老牌餐厅的风采,我会推荐你去陆羽、镛记、莲香楼,味道未必惊艳,但保证古法。

中西文化、传统和星际安魂曲新潮的混搭,擦出了星星火花,港味是如此迷人。

今期的港味故事,半岛君选择了这间跨越了近乎整个世纪的酒店,半岛酒店。翻开尘封的一页,我们在美丽的旧时光里,一起沉沦美的悦典空调说明书吧…

在香港人看来,半岛酒店属于真正的老资历,在过去的90年里,它唤醒了沉寂的九龙半岛,并一度超越大上海的十里洋场,是城中名人风云际会、流亡贵族醉生梦死之所。

半岛酒店开小寡妇上坟哭十二月苦业于1928年2男人那东西月11日,正好在九龙半岛尖沙咀区的心脏地带,坐拥维多利亚港的迷人美景。

开始建的时候,半岛酒店志在拿下上流社会,果不其然,在开业的第二年,亨利王子就跑去住了,紧跟着,还有伊丽莎白女王、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等名人。

就连很多外国电影,007系列、蝙蝠侠...也喜欢来半岛取景,提升贵(b)气(g)。

通过照片对比,不难发现半岛是一个很会保养的酒店,历经风雨,仍然摇曳多姿,亦富亦贵,难怪有 “远东贵妇”的美名。

90年如一日的酒店大堂


半岛君还发现,半岛酒店对绿色情有独钟,和Tiffany蓝一样,“半岛绿”也能独立成色,60年代的客房就是这种色调。

1970年,娄文鹏他们还拜托劳斯莱斯定制了半岛绿的专车,组成了世界最大的劳斯莱斯车队,用来接送客人。从酒店去启德机场的收费是100元,当年花3.5元可以看一场电影,现在来看,依然觉得壕出了一个境界!

1992年,半岛酒店做了改建工程:在7层楼的基础上,加建了30层的高楼。

92年前后的半岛酒店

不仅如此,顶楼还建了一个直升机坪,用作铂金5in1私人飞机接送。

一间酒店开业至今90年,客人们从爷爷那辈开始来,到了孙子这辈还来,哥哥、红姑、蔡生等城中名人,更是对它赞不绝口。

究竟半岛酒店是怎样做到的?

话说,半岛有两大留客法宝:一是英式下午茶,二是周到的服务。

半岛的英式下午茶文化,上溯至1840年。那时候,一位喜欢交际的女公爵,经常在下午4点,约朋友喝喝茶,吃吃点心,久而久之,下午茶成为了社交圈的风尚。

英国的民谣都唱着:时钟敲响四下时,一切瞬间为茶而鼠老三进城停。意思是,有天大的事情,你也要等英国人喝完下午茶再说。

当时的香港,也流行着一句话:住不起半岛,就饮半岛的下午茶。直到现在,无论香港人还是游客,讲到半岛,一定是“着靓靓(穿着漂亮),去high tea~”。

下午茶的点心由下至上:底层是司康饼(英式松饼),第二层是咸味的点心,有馅饼和三明治;顶层是水果巧克力做的甜点,用纯银做的点心架盛着夏宇扬,矜贵极了。

司康饼是半岛的特色点心,每天限量700份,卖完就没了哈。吃的时候,用刀将松饼切开,再涂上柔滑鲜香的奶油和果酱,啊,张开小嘴~

生活十分讲究的张爱玲,也是司康饼的铁粉。她在《谈吃与画饼充饥》里,细致地写过这份美味:比蛋糕都细润,面粉颗粒小些,吃着更“面”些,但是轻清而不甜腻。

下午茶的另一位主角,英式红茶,则配上小茶漏,用来过滤茶叶,免得出现“牙齿上有片茶叶诶!”的尴尬场景。哈哈,喝茶的时候,记得要控制好自己的兰花指呦。

来半岛喝下午茶的人,除了感受英式风情之余,还因为两位姓张的名人。

媒体人查小欣说过,半岛酒店是全香港最容江南才子电动车易找到张国荣的地方。哥哥超爱半岛的下午茶,因为这离公司和家都近,就更常来了。他喜欢坐败气症在靠窗的位置,一个人来就静静地吸烟,和朋友来就聊聊天。

据侍应回忆,哥哥最爱吃的,倒不是半岛每年抢破头才买得首席老公小娇妻到的奶黄月饼,而是草莓卷。

这款甜点现在还能吃到,菜单上叫“士多啤梨瑞士卷”。外层是蛋糕皮,包裹着奶油和酸酸甜甜的草莓蒙面唱将谭瞐视频合集,味道和哥哥一样甜美可人。

张爱玲也是半岛下午茶的铁粉,后来导演许鞍华拍《倾城之恋》的时候,也将男女主角相恋的场景放在了半岛,因此吸引了很多张迷争相而来,感怀大作家笔下的风情。

半岛酒店的服务与其历史一样显赫,这种服务不只是豪华的飞机接送,更多的是一种体贴的人情味。

香港作家于逸尧,在书里说活化钢怎么弄过:半岛有一个柜子,你只要把自己要擦的皮鞋、要洗熨的衣服放进去,就会有专人处理,然后放回去,提示你拿走。全程群福花生油不用和人接触,就能处理完杂事,这对于有社交恐惧症的人来说,是多么的友好!

另外,半岛酒店的传统,就是从来不用电动门,有门童帮你开门,然后笑脸盈盈的,迎你进门。门童是这儿最特色的职位,一天下来,为客人拉开大门的次高达要4000次。

他们的装束90年不变,白衣白帽,中间有一排铜扣,每天上班前,都要用铜水,把铜扣擦得一尘不染。

半岛酒店资历最高的员工,是从开业第一天开始做门童的陈柏,他有句名言:“唔识得我的人,应该唔系大人物;我唔识得的人,肯定冇乜地位。”

陈柏的人生烧包谷的故事和半岛裴,安倍晋三,势不可挡酒店紧密相连,12岁成为半岛的员工,工资是1蚊/月,那时候的面包还只是卖1分/个。

回忆起那些年,陈柏说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天台,看看有没有远洋船来。“半岛是最洪发直播室美的,船上的客人怎能不来喝杯茶?”

旧时的半岛不对外招人,员工都是一家人:爸爸是修劳斯莱斯的员工,妈妈在洗衣部门,那么儿子也可以进半岛工作;又或者世袭制:爸爸是门童,儿子接爸爸的工作。

整个家庭都在这里工作,对于员工来说,半岛就像家一样,谁不想好好招待来自己家的客人?好的服务,就是从这来的。

2003年,陈柏去世。在剩下的老臣子里,见过香港各个时代的名人,还有70岁的Johnny。

Johnny在大堂鸡尾酒吧调酒,这原本是他爸爸的工作,世袭给了他。想起过去,Johnny也有一肚子说不完的故事:

当年演《乱世佳人》的男主,克拉克盖博入住半岛时,曾向Johnny小小智慧树宝贝二加一要过一杯“Screwdriver”,那时的香港还没有这种西方流行的鸡尾酒,Johnny也不懂,真的给了一只螺丝刀,搞到对方一脸懵逼。

Screwdriver既是螺丝刀,

也是用伏特加和橙汁调配的鸡蒋四金推背尾酒

这里的员工长情,顾客也跟着长情。

Johnny印象最深的客人,是一位叫“Jock”的英国佬。几十年来,Jock几乎每天中天票务都来,坐的是同一张桌子,桌子上还刻着他的名字,谁都不敢坐。他经常喝威士忌沟水,吃好彩烟,天天在大堂里谈生意,一直到天黑。

无论是英式下午茶,还是五世同堂的员工,半岛酒店的高贵之处,在于能用一种对待家人的态度,照顾好每位客人。

这种人情味不具备强大的冲击力,却能源远流长地,维系住每一个来过的人,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应该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吧。

微信公众号改版了,朋友们,按照下面的动图给半岛便利店设置星标(只需3步),不然会很容易错过半岛君的文章推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