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文约6300字,配图24幅,原创不易,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在二战潜艇战的舞台上,英国皇家海军潜艇部队显得相当低调,与曾经横行大西洋的德国海狼和逞威太平洋的美国群鲨相比不那么引人注目,毕竟英国的主要对手是依托大陆作战的德国,既没有大规模的远洋舰队,对海运线的依赖也很有限。随着1940年6月意大利的参战,连接欧洲和北非的轴心国运输线为英国海军潜艇部队提供了一个猎物丰富的猎场,正是在地中海战场上诞生了英国海军头号潜艇王牌马尔科姆·旺克林海军少校,他作为“支持者”号潜艇艇长在一年多的巡航中击沉击伤了超过12万吨的轴心国舰船,位居英国海军潜艇击沉吨位榜首位,同时也是英军潜艇部队中第一位获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人。

自幼从军

马尔科姆·戴维·旺克林于1911年6月28日出生在英属印度加尔各答的一个富商之家,他的父亲是英格兰人,母亲是爱尔兰人,但在苏格兰长大的旺克林始终将自己视为苏格兰人,他在苏格兰的原野中学会了狩猎和钓鱼,留下了难忘的童年时光。

旺克林自幼就对军旅充满了兴趣,他的父亲威廉·旺克林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和工程师,在一战期间曾在英国陆军中服役,前往法国作战。旺克林的舅舅亚历克·安德森是英国海军上尉,在一战时担任驱逐舰舰长与德军潜艇作战。旺克林在六岁那年第一次见到舅舅,就被他口中的海上生活所吸引,从而立下了加入皇家海军的心愿。

■ 位于达特茅斯的皇家海军学院,是英国海军培养军官的初级军校。1925年,仅14岁的旺克林在此开始了海军生涯。

1925年,年满14岁的旺克林申请加入海军,但在体检时被发现患有色盲。通常情况下这一缺陷会直接断送他的海军之梦,幸运的是负责检查的医生似乎看出了这位少年身上的潜质,耐心地指导他辨认色彩的方法,帮助他获得了海军士官生的资格,顺利进入达特茅斯海军学院。1929年5月,旺克林以五门课程全优的成绩从海军学院毕业,成为军官候补生,先后在“马尔博罗”号战列舰、“声望”号战列巡洋舰上实习,毫不意外地获得了正式军官资格,于1932年晋升海军中尉,并于同年加入潜艇部队,被分配到地中海舰队的“奥伯龙”号潜艇。在服役期间旺克林游历了马耳他、直布罗陀、阿尔及利亚、法国和意大利等地,提前熟悉了自己即将建功立业的战场,于1933年2月晋升海军上尉。

■ 旺克林服役的第一艘潜艇“奥伯龙”号,属于20世纪20年代建造的奥丁级潜艇。

1934年,旺克林被调往本土的L56号潜艇,在随后三年里充分学习了潜艇作战的基本技能,培养起潜艇军官的职业素养,于1937年调往“鲨鱼”号潜艇,并在次年成为副艇长。在西班牙内战期间,“鲨鱼”号奉命前往西班牙水域进行中立巡航,曾经与一艘德国潜艇不期而遇,彼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1938年5月,旺克林在马耳他与女友成婚,并邀请自己的所有同僚战友担任婚礼的荣誉守卫,不论军衔高低。1939年7月,旺克林调任“奥特韦”号潜艇副艇长,并在这个职位上迎来了二战爆发。

新晋艇长

战争初期,“奥特韦”号被部署在地中海。由于意大利尚未参战,地中海还处于和平状态。1939年圣诞节,“奥特韦”号驻泊马赛期间,旺克林接到电令回国接受新的任命,他乘车经巴黎抵达瑟堡,再乘船回到英国。1940年2月5日,旺克林如愿以偿地得到了H31号潜艇艇长的委任状。

1940年夏季对于盟国而言是充满灾难的季节,从挪威到法国全都沦陷于德军的攻势,英国本土也面临着入侵的危险。旺克林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在北海和英吉利海峡巡航,挫败德军可能的登陆行动。7月14日,旺克林开始了艇长生涯中的首次战斗巡航。7月18日,H31在荷兰海岸附近发现了三艘由拖网渔船改装的德军猎潜艇,旺克林指挥潜艇耐心地跟踪了一个小时,接近了猎物,于7时37分射出了一枚鱼雷,射向是经过精心计算的,可以覆盖全部三艘敌舰的航向,提高命中几率。大约两分钟后,H31的水听机收到一声爆炸,德军UJ-126号猎潜艇成为旺克林的第一号战果。H31号成功规避了德军的深弹反击,平安归航。

■ 1940年2月,旺克林被任命为H31号潜艇艇长,该艇属于H级,是一艘水下排水量约500吨的近海潜艇,装备4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对旺克林而言,指挥H31在荷兰海岸巡航更像是就职考核,而他以一次漂亮的单雷攻击交出了满意的答卷。在返航后,旺克林于1940年8月再度接到调令,前往巴罗因弗内斯,担任“支持者”号潜艇艇长,当时这艘潜艇尚在建造中。

■ 1940年8月,旺克林被任命为“支持者”号潜艇艇长,他留着一副标志性的络腮胡子。

“支持者”号属于U级潜艇,于1939年10月30日在维克斯-阿姆斯特朗的巴罗船厂开工,1940年7月8日下水,1940年10月31日建成服役。“支持者”号水面排水量540吨,水下排水量730吨,艇长58.22米,宽4.9米,吃水4.62米,水面最大航速11.25节,水下最大航速9节,水面续航力为4500海里/11节,水下续航力120海里/2节。“支持者”号在艇首设有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其中4具在耐压壳体内,2具为外部发射管,总共可携带10枚鱼雷,另有1门76毫米甲板炮,艇员31人。就吨位而言,U级与德国海军VII型潜艇早期型相当,在水面航速和航程上略逊,但水下航速更快,可在45秒内下潜至潜望镜深度。英国海军在战前及战时建造了49艘U级潜艇。

■ 1940年底刚服役的“支持者”号潜艇,右上角为该艇艇徽。

■ 英国海军“支持者”号潜艇的侧视图及俯视图。

经过五个月的舾装和海试后,“支持者”号做好了战斗准备,于1940年12月10日在旺克林艇长指挥下告别英国本土,经直布罗陀开赴马耳他。与一年前他离开马赛时相比,地中海如今已经成为战场,马耳他陷入意大利海空军的围困中,意大利陆军试图夺取英属埃及,尽管他们的进攻被挫败了,但在得到德国非洲军的增援后将卷土重来,而穿过地中海中部的海运线就是德意非洲军的生命线,驻马耳他基地的英军舰队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可能地让这根海上动脉失血,遏制轴心国军队在北非战场的行动能力。“支持者”号于1941年1月14日抵达马耳他,加入由乔治·辛普森海军中校指挥的第10潜艇分舰队,随即投入破交作战。

马耳他猎手

旺克林在地中海战区的开局并不顺利,“支持者”号在1月26日夜间遭遇一支大型护航船队,在避开护航舰后先后两次攻击,鱼雷均未命中。1月28日夜间,旺克林指挥潜艇在800米距离上击伤了7500吨的德国货船“杜伊斯堡”号,才算开了记录。1月30日,“支持者”号宣称击沉了1艘5000吨的货船,但未被确认。在耗尽鱼雷后,“支持者”号带着一个击伤战果于2月1日返回马耳他,旺克林于同日晋升海军少校。

■ 并排停泊在马耳他基地的“支持者”号(左)和“冲动”号(右)潜艇。

2月22日,英国宣布在地中海战区实施无限制潜艇战,任何可疑舰船都可以不加警告予以攻击,这让英军艇长们获得了更大的行动自由。然而,在1941年2、3月间“支持者”号却颗粒无收,反而没少挨意大利人的深弹,所幸无碍。4月初,英国情报机关获悉德军地中海战区总司令凯塞林元帅的司令部设在西西里岛陶尔米纳海岸的一家旅馆中,于是策划派遣突击队实施刺杀行动。旺克林战前曾在陶尔米纳度蜜月,对当地比较熟悉,他主动请缨由“支持者”号承担运送和撤退突击队的任务,并准备用甲板炮轰击德军目标,但是这次突袭因故推迟,“支持者”号转而投入另一场截击作战,这次旺克林的好运到来了。

■ 西西里岛东海岸陶尔米纳的迷人风光,旺克林在此度过了新婚蜜月。

4月下旬,“支持者”号奉命前往马耳他和突尼斯之间的海域设伏,在预定海域没有发现目标,转而向突尼斯海岸搜寻猎物。4月25日,旺克林在突尼斯外海锁定了一个目标,在未被察觉的情况下接近到420米处射出2枚鱼雷,将5500吨的意大利货船“安东涅塔·劳罗”号击沉,这是旺克林在地中海战场的第一个击沉战果。次日,“支持者”号发现一艘意大利驱逐舰和一艘德国货船搁浅在突尼斯海岸,它们是在海战中被击伤后抢滩搁浅的,货船上还装有提供给非洲军的车辆和物资,但船员已不知去向。旺克林在天黑后展开行动,由于在浅水区不便使用鱼雷,他派出一支破坏小组登上货船“阿尔塔”号,用炸药将其炸毁,但对驱逐舰的攻击因为潜艇两度搁浅而被放弃。

■ 旺克林与自己的副手德拉蒙德海军上尉(右)在马耳他的合影。

5月1日,“支持者”号发现了一群诱人的目标,5艘运输船在4艘驱逐舰护航下以Z字航线驶向北非海岸。尽管海况恶劣,旺克林还是瞄准其中最大的两个目标射出3枚鱼雷,全部命中,德国货船“勒沃库森”号当即沉没,“大角星”号重创停航。“支持者”号避开了护航舰的反击,在重新装填鱼雷后再次攻击,彻底摧毁了“大角星”号。在这次为期十天的巡航中,“支持者”号总共摧毁了4艘货船,计17900吨,让旺克林跻身英国海军顶尖艇长之列,辛普森中校立即为他向海军部请功。

■ 旺克林站在“支持者”号的指挥塔上,手指前方,展示出一位卓越艇长的气概,注意指挥塔侧面N99的舷号和舰名铭文。

维多利亚之光

1941年5月15日,在短期休假后旺克林再度出击,奉命拦截一支经由墨西拿海峡前往班加西的护航船队。这次巡航伴随着意外状况,先是一枚鱼雷发生故障被迫在水下重新装填,接着声纳因为垫圈破损漏水而无法工作。尽管如此,“支持者”号还是进行了一次远程雷击,宣称击伤1艘4000吨的油轮,未能得到确认。5月22日,一艘医院船闯进“支持者”号的视野,旺克林根据作战规则将其放行。5月23日,“支持者”号发现了另外两艘油轮,旺克林从潜望镜中确认其中一艘为法国“达米埃尼船长”号,情报显示这一带并无中立国船只航行,他怀疑可能是被意大利海军征用的船只,经过思考后他决定发起攻击,三枚鱼雷葬送了这艘维希法国油轮的性命。意大利护航舰追杀了“支持者”号整个下午,迫使潜艇深潜,直到黄昏才得以上浮。

■ 战前“罗索伯爵”号作为豪华邮轮航行于大西洋的雄姿,该船建造于1922年,航速可达21节,意大利参战后被征用为运兵船。

5月24日夜间,“支持者”号发现了一支重兵伴行的护航船队,旺克林锁定了其中最大的“罗索伯爵”号,该船在战前是一艘远洋豪华班轮,登记吨位达18500吨,战争爆发后被征用为运兵船,当时船上运载着2700余名意军官兵。借着夜幕的掩护,“支持者”号从水下接近目标,在接敌过程中险些与一艘驱逐舰相撞,然而意大利人始终没有发现从脚下穿过的英国潜艇。“支持者”号成功占据了攻击阵位,射出鱼雷后立即深潜,不久两声爆炸表明鱼雷命中目标。由于受到护航舰的压制,“支持者”号无法确认目标沉没,直到几天后“罗索伯爵”号的救生艇在马耳他海岸被发现,该船的沉没才被确认。实际上,“罗索伯爵”号在中雷10分钟后就沉入海底,约1300余人丧生。这是当时英国海军在地中海破交战中取得的最大的战果,而“支持者”号是在声纳失灵的情况下闯过敌军护航警戒幕,完成了这次攻击,旺克林表现出的勇敢精神和精湛技巧为他赢得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推荐状,并在1941年12月1日成为英军潜艇部队中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 英联邦军队的最高荣誉: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旺克林是英国海军第一位获此勋章的潜艇军官。

现在,旺克林已经是上级特别关照的对象。在击沉“罗索伯爵”号后,他得到了一个月的假期,在乡间放松身心,从事他钟爱的钓鱼活动,还成为马耳他总督的座上宾,此外他还与其他艇长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在部下和同僚眼中,旺克林是一个兴趣广泛、和蔼可亲的军人,沉着冷静,讨人喜欢,颇受敬重和爱戴。

■ 旺克林(中)和“支持者”号的艇员们在一起,作为一名领导者他深受全艇官兵的爱戴。

丰收时节

1941年7月间,旺克林和他的“支持者”号再次驶向湛蓝的地中海,续写胜利记录,在7月3日击沉了货船“劳拉”号,7月24日又击伤了货船“丹多洛”号。7月28日,“支持者”号在西西里岛以西发现一支意军舰队,2艘巡洋舰在数艘驱逐舰的护卫下航行在马雷蒂莫岛以北海域,驱逐舰采取Z字反潜航行,而巡洋舰则保持直线航行,从声纳捕获的螺旋桨转速判断航速至少为28节,面对这种高速目标,留给旺克林的时间并不多,机会转瞬而逝。旺克林在潜望镜中迅速判断了目标方位和航向,在3600米距离上以12秒间隔连续射出4枚鱼雷,航速设定为35节,随后深潜。几分钟后,艇员们听到了两声爆炸,命中目标!被击中的是意大利海军“加里波第”号轻巡洋舰,爆炸导致该舰停航,进水达700吨。护航舰急忙释放烟幕掩护,展开反潜搜索,“支持者”号在45分钟内听到38次深弹爆炸。“加里波第”号挣扎着前往巴勒莫接受紧急修理,之后驶往那不勒斯大修。“支持者”号的雷击使这艘新锐巡洋舰丧失作战能力长达四个月之久,这次攻击也展示了旺克林的机敏和果断。

■ 意大利海军“加里波第”号轻巡洋舰,属于阿布鲁齐公爵级,标准排水量11350吨,航速34节,装备10门152毫米舰炮。

1941年8月,“支持者”号继续在西西里岛周边海域游猎,于8月20日击沉了货船“艾诺特利亚”号。8月22日,“支持者”号在马雷蒂莫岛发现3艘油轮,有3艘驱逐舰和1架巡逻机提供保护。旺克林抓住意军飞机转向和驱逐舰变换阵位的机会进行了一次全齐射,2枚鱼雷命中油轮“卢辛”号,将其击沉。这次意大利人的反击相当猛烈,在8分钟内就投下了43枚深弹。显然,意大利海军改进了反潜战术,“支持者”号一度遭到2艘驱逐舰的夹击,只是因为航速过快导致深弹偏离目标约200米,令“支持者”号得以逃脱。

■ 英国优异服役勋章正面及背面。

9月2日,旺克林因功被授予优异服役勋章,现在他作为王牌艇长的声名已经传遍英伦。9月16日,“支持者”号前往的黎波里外海截击一支大型护航船队,于9月18日凌晨3时捕获目标。当时夜色浓重,不利于实施水下攻击,而船队航速颇快。旺克林决定在敌军护航警戒圈之外实施水面远程雷击,他瞄准多个目标重叠的侧影,先以最前面和最后面的船为参照齐射4枚鱼雷,然后又以中间的船为基准再射出2枚鱼雷,然后调头脱离。不久,从身后传来两声爆炸,运兵船“海洋”号被炸掉了螺旋桨,失去航行能力,运兵船“海王星”号的船身被炸出一个大洞!这两艘船都是19500吨的大家伙,船上运载了5800余名德军官兵。

■ 1941年9月23日发行的英国《每日镜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支持者”号击沉2艘运兵船的消息,并夸大称10000名轴心国军人丧生。

“支持者”号退到安全距离外迅速装填鱼雷,再度向瘫痪的“海洋”号靠近,途中因为驱逐舰的威胁而紧急下潜,当再度上浮时距离目标已经太近了,旺克林索性从“海洋”号船底穿过,从另一侧发射了一枚鱼雷将其击沉。遭重创的“海王星”号由驱逐舰拖航试图逃离,终因舱壁破损,大量进水而停航,被追赶而至的“支持者”号以2枚鱼雷击沉,两艘船上有近400名德军官兵丧生。9月18日成为旺克林征战生涯中战果最丰厚的一天,2艘大型运兵船的沉没让他的击沉吨位记录暴涨了39000吨!

■ 1941年11月9日,意大利海军“西南风”号驱逐舰遭“支持者”号雷击后倾覆沉没。

在9月的胜利之后,“支持者”号迎来了一段沉寂期,在1941年余下的时间里仅取得了一个战果,在11月9日击沉了意大利驱逐舰“西南风”号,该舰正在营救一次失败海战的幸存者。在尝试对其他意军战舰实施攻击时,“支持者”号射出的一枚鱼雷发生陀螺仪故障,绕个圈差点击中了潜艇本身。

鲨王绝踪

1942年1月4日,“支持者”号在巴勒莫以西海域遭遇货船“希里奥”号,一枚鱼雷击中了目标,但这艘货船在撤离部分船员后继续航行,旺克林下令上浮,准备用甲板炮解决战斗,不料意大利人出奇地顽强,使用各种武器向潜艇射击,迫使“支持者”号下潜规避。“希里奥”号趁机修补漏洞,恢复了航速,逃离了潜艇攻击范围。旺克林只能无奈地在航海日志上留下了击伤一艘的记录。错过猎物的“支持者”号在次日用最后一枚鱼雷击沉了在水面航行的意大利潜艇“圣本海军上将”号。1942年2月27日,“支持者”号在的黎波里外海发现了货船“特姆比恩”号,三发三中,目标在20分钟内从海面消失。

■ 1942年1月5日被“支持者”号击沉的意大利海军“圣本海军上将”号潜艇,这是一艘排水量1500吨的大型远洋潜艇。

1942年3月14日,旺克林开始了他的第27战斗巡航,航向塔兰托湾。3月18日夜间,“支持者”号发现一艘在水面航行的潜艇,在对手察觉之前以扇面齐射将其摧毁,事后判明为意军潜艇“特里切科”号。次日,“支持者”号靠近海岸,旺克林打算找个容易下手的目标让甲板炮也开开荤,“玛利亚”号拖网渔船和3艘小渔船落入了他的陷阱。“支持者”号在距离“玛利亚”号不到100米处上浮,在发出信号要求船员弃船后,76毫米甲板炮连发7发炮弹将这艘25吨的小船击沉,另外三艘渔船则逃往海岸。这场炮击战持续了14分钟,“支持者”号担心遭到反击,选择撤退。“玛利亚”号是旺克林和“支持者”号的最后一个战果。

■ 英国海军潜艇装备的76毫米甲板炮,“支持者”号的最后一个战果就是用甲板炮取得的。

1942年4月6日,“支持者”号最后一次离开了马耳他港,然而,旺克林和他的艇员们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再未出现,伦敦海军部于8月22日遗憾地宣布“支持者”号在行动中失踪,全体艇员下落不明,直到今日依然不能确定这艘王牌潜艇的命运。有一种说法是“支持者”号潜艇于4月14日在的黎波里东北海域被意大利海军鱼雷艇“毕加索”号的深弹击沉,还有说法是在4月11日在的黎波里附近触雷沉没,也有人研究认为该艇毁于德军巡逻飞机和反潜舰艇的联合攻击。

■ 意大利海军“毕加索”号大型鱼雷艇,该舰可能在1942年4月14日击沉了“支持者”号潜艇。

“支持者”号的残骸至今仍沉睡在地中海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作为二战英国海军的头号潜艇王牌,马尔科姆·旺克林海军少校以这种方式结束了在战争舞台上的表演。在战争期间,旺克林在27次战斗巡航中指挥H31号和“支持者”号潜艇击沉了11艘轴心国运输船、1艘驱逐舰、1艘猎潜艇和2艘潜艇,总计93031吨,击伤1艘轻巡洋舰和4艘运输船,总计33644吨,毁伤舰船总吨位达到126675吨。值得注意的是,旺克林的攻击手段非常丰富,包括夜间水面雷击、昼间水下雷击、近距雷击、远程雷击等等,甚至可以依靠目标航向、航速进行推测攻击,此外,甲板炮和爆破小组也是同样是他的选择。在并不算长的作战历程中,旺克林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二战中最具天赋和攻击性的水下猎手。

■ 英国报纸刊登了旺克林和“支持者”号潜艇失踪的消息,并回顾了他的辉煌战绩,标题为“王牌潜艇陨落于地中海”。

■ 战后出版的关于马尔科姆·旺克林少校的传记作品的封面,书名为《‘支持者’号的英雄》。

微信公众号“崎峻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