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睡眠》

我向来不喜欢粉丝这个称呼。

当我成为你的粉丝,意味着我崇拜你,我把你当成我人生意义的一部分。

但很遗憾,大家都是凡人,没有谁有资格成为谁的意义。

关照到娱乐圈的语境,比起粉很想吃掉你丝,我更喜欢读者、歌迷、影迷这种老派的称呼。

之前,章子怡又因为接综艺上了热搜,龚宇伟#汪峰男同志tv回应粉丝批评章子怡接综艺#。

追溯前情,章子怡有位忠粉,因为她接综艺的事,激动评论了些出格的话,被子怡删评拉黑。

评论的意思大概是,章子怡遗忘初心,开始世俗捞金,傲骨不再。

而同时,周迅也被曝因出演《鹿鼎记》,被大粉嫌弃格调太低,脱粉回踩。

这类新闻底下,不乏“既然靠粉丝生存,那就好好听粉丝的建议”的调调。仙风稻妻

但很奇怪,大家学生时代,都靠爸妈养活,也没见有几个多听爸妈话的。

不时还要甩一句:“你们啥都不懂,别管我!”

其实本质一样。

粉丝于偶像,我们于爸妈,始终是隔着一层。

偶像对于粉丝来说,就像平凡人生的英雄梦想,是粉丝憧憬孔二狗,先生英文,春秋我为王着想成为的人。

因为自个儿这辈子就这么操蛋下去,所以指望着用偶像去装点自己的生活。

追星,其实是追自己。

所以当你看到,“自己”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自然就会japgay抓狂愤怒。

以至于恶语相向,到后来被偶像不安理智拉黑,再自怜自艾唱一出农夫与蛇的戏码。

因为,你喜欢的不是章子怡或周迅,而是那个高贵冷艳的演技影后。

你喜欢的,是你们造出来的那个神。

而神只应该在神龛里。

你不能接受你的神滚滚红尘,功名利禄。

更别谈接这种,卖人设捞票子的低俗综艺,没追求档次低的烂片婚途陌爱烂剧。

但关键是,她们原本就是个平常人。

因为努力或运气,一朝被众人簇拥上神坛进忠公公。

但她们原本就是会渴望金钱,顾及人气,也没法做到永远斗志昂扬,挑战自我。

而用自己幻想出的神的标准,去衡量那个平常人,剩下的只有失望。

粉丝对偶像的爱就是这样。

隔着屏幕,混着人设,裹着包装,含着盲目。

网络发展,貌似是粉丝和偶像距离最接近的时代,好像偶像在那头,我在这头,走两步就到了。

但很抱歉,路上阻着假热搜,营销号通稿,全网舆论造势,和你的自我感动

所以,麻烦不要再口口声声,偶像广西40斤过山峰视频变了初心不再。

他们从来没变,只是你从未了解他们。

谈单亲公主相亲记了造神,再来谈谈毁神。

去年最有趣的毁神运动,莫过于李诞。

一句“人间不值得”,加上和黑尾酱郎才女貌的爱情,全网夸赞“活的通透”、“有趣的灵魂”。

觉得他说话幽默,又丧又好玩,透着股泼皮无赖的出世江湖气。

但是,一个优点必然对应一个缺点。

你因为一个人的优点喜欢他,那么必然有一天,你会因为相对的一个缺点讨厌他。

他幽默,意味着可能会没分寸。

他泼皮无赖,换个角度就是没文化底赵伊虹蕴,虚浮市井。

在奇葩说第五季,他优点的另一面完整地展现出来。

大家开始讨厌他没有尺度,没礼貌,说他开玩笑不合时宜,随意打断风度全无。

可是这些,在你们喜欢他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但粉丝不管,我只管喜欢你的优点,你只要表现出缺点,抱歉脱粉了。

所以,忽如高江高海一夜春风来,千数万数骂李诞,从全网吹到全网嘲不过两周。

谢娜不也是。

靠毛丹艳耍宝搞怪,大大咧咧豁得出去,常驻快乐大本营。

但去年跨年今天开始做男仆晚会,却被嘲功力差劲,担不住场。

但这不是必然的事情吗?

习惯耍宝搞怪,意味着她不可能端庄大气,把控全场。

大大咧咧换个说法,就是定不住性,没法沉下心学习钻研。

又或者谢娜粉丝劝洗米华不给尹国驹面子她不要老提张杰,反被谢娜怼“怨气重”。

但当初说“娜样纯杰的恋爱”的,不也是你们?

你们讨厌的,刚好是当初喜欢的。

一个优点,必然对应一个缺点。

你们太幼稚,以至于没法喜欢一个完整的人。

粉丝对偶像的爱,女人欲望不过是投影到他头顶那圈金光上的粉红色泡泡。

当金光偶然褪下,粉丝就会尖叫。

啊!你原来是这样!你不配做我偶像!

但金光下,一直是那个不完美的平常人,从古龙之陨未改变。

明明世事无完美,却又奢望自己的偶像完美,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从未真正了解过偶像,不过凭借些二手消息,就擅自为其设限,到头来反指责偶像初心不再,这不海贼王之一击白帝是愚蠢,又是什么?

而这一切,在你开始自称,我是XXX的粉丝时,就已埋下了伏笔。

你从未了解过他,也从未理解过他,却妄称他是你人生意义的一部分。

互联网时代,粉丝和偶像的感情真是再脆弱不过。

可能只因为一部片子一首歌,甚至一句话一张脸就粉上一个人。

又可能,因为一个极小姿势邦颈椎腰椎治疗仪的点轻易离开。

你们的喜欢和离开,实在太过轻佻。

也许等你再长大些。

你只会云淡风轻地说一句,XXX啊,我很欣赏他的作品呢。

转自:唐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