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多年 三大走廊】

引 子

一个道士眼中的“农牧交错带”

站在“河北西北角”看中原塞外

“公元1221年二月十一日,我艰难地行走在燕赵大地的西北角。虽然已是初春,但从漠北奔袭而来的烈风,仍不厌其烦地刺痛着我老迈的身躯,携裹的砂砾颇有节奏地敲打棉帽和道袍,这风沙的杀伤力仿佛犀利的蒙古快马与弯刀,让每一寸土地都感到胆寒。刚经过的地方,是本地人口中的“老风口”,两侧山岭像一对神兽把守的铁门,一面窥视塞上大漠,一面凝望着燕赵沃土。

这里风有多大呢?据说,擅飞的鸿雁挑战它,都要被吹落谷中。

在弟子搀扶下,我蹒跚着爬上这座叫野狐岭的山梁。十年前,这一带及其东南麓平原上燕京,还是大金的都城,如今为归蒙古汗铁木真治下。公元1211年的那场野狐岭战争,让曾经‘管式消声器人一满万,天下无敌’的女真人失去这道大门,紧接着兵败如山倒,都城门户大开,皇室上下弃城而逃,迁都前朝的旧都开封。(注:“野狐岭之战”,决定了蒙古与金国的命运走势,前者强势崛起,后者由盛转衰。)

这或许将是我一生中最长途旅行——此时离开故乡胶东将近一年,而目的地则在万里之遥,或许是西天山下的撒马尔罕城里,或许是兴都库什山下的军帐中。你可以确定明日的太阳何时升起,却无法确知明天的蒙古骑兵会出现在哪里。我是去年这个季节到达燕京的,当时原本想放弃跋涉,担心这把老骨头撑不到见到蒙古汗的那一刻,于是给其修书一封,等其相见。在燕京城逗留了八个多月,收到了回信:既然您从蓬莱仙山处驾鹤而来,也必然能到达西域天竺!他还叮嘱部下:不要催促老神仙,一路可缓缓来。

此去西域,故乡或许永不相见,于是临行前登高远望。野狐岭海拔最高处,向南俯瞰太行山脉的群峰,重重山影描摹出水墨般的意境,晨曦照耀下的山中林木,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雾气。向北极目望去,确实一派空旷凄凉,黄沙与荒野,在向我招手示威,中原的气息,被一道山隔绝了。如此光景下,我更加想念千里之外,故乡昆嵛山的草木。”

这是我以长春真人丘处机先生口吻,写的一段自述。790多年前,这位刚接任全真教第二代掌门不久的得道高人,木灵仙道以年迈之躯,受蒙古汗铁木真之邀,远赴中亚,其随行的弟子李志常记述了其沿途见闻及言行——最终整理为《长春真人西游记》。彼时的中国河山,再次陷入混乱,从北到南,蒙古、西夏、金、南宋正在“四国演义”。

长春真人于1224年再次来到燕京(今北京),这一回他再也没有离开燕赵大地,在今北京南城的白云观羽化而升仙。三年前,丘祖曾在诗中感叹:“不辞岭北三千里,仍念山东二百州。”没想到,那竟是与故乡的永别。三年后,蒙古汗铁木真死于攻打西夏战争,长生不老梦破灭的同时,也没能再次见到自己口中的“老神仙”。

▲中国农牧交错带与河北省地理位置关系

为什么要选择长春真人与野狐岭来作为引子呢?

因为,这个地方是他离开中原的最后一站,也是今天河北省西北部非常重要的坐标。古时,守住这个角,中原王朝就拥有整个河北的版图;丢了这个角,河北就分南北而治,甚至完全被游牧或游猎政权控制。

“北度野狐岭。登高南望,俯视太行诸山,晴岚可爱。北顾寒烟衰草,中儿童谜语300则原之风,自此隔绝矣!”(语出李志常撰《长春真人西游记》)丘处机先生当时脚下,正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地理节点:它位于被后人称为“农牧交错带”的区域,后来又有人画出一条界定人烟疏密的的“胡焕庸线”也大致布温巴之魂任务怎么做从此地西北侧穿过,而从这片山区向东南一直到大河北岸的区域,则成了一个行政区域——叫河北。这个名字,则是来自大唐贞观元年设立的“河北道”。

“河北”名称,正式出自唐代“河北道”。但是,它的代称“燕赵大地”则来自更早的战国。

战国:燕赵双雄的中心都在大河北地区

春秋时期北pans方最强的诸侯国晋,被韩赵魏三家瓜分继承,赵国原本都城在高原盆地中的晋阳(太原),后因扩张需要,将都城迁到山前平原的邯郸。赵国鼎盛期疆域,远大于今河北省,但其主要拥有河北中部和南部;今河北北部及北京、天津地区,为燕国所有。燕赵大地,其实是包括京津在内的大河北地区。

汉至隋:幽州西南+冀州覆盖今河北地区

汉代到隋代基本以“州”为大行政区。冀州区域,基本上是赵国在河北境内的疆域。幽州,则是燕国旧地,其西南部代郡的一部分+上谷、渔阳西安弗斯特艺术学校、涿郡、右北平郡,基本上为今河北北部及京津地区。这一格局基本上保持到隋代。

唐代:河北道构成今河北省的基本版图

宋金:河北路继承河北道

后改为河北西路、河北东路

北宋晚期在京津地区增设燕山府路

金朝继承原有行政设置,名称

明代:在原河北路基础上设北直隶省

明代北直隶省 底图为明前期疆域

清代:原北直隶省,改为直隶省,版图略有变化

民国到解放前后河北及周边行政区变化频繁不赘述

今天河北版图形状大体以北京—雄安—邯郸—安阳为中轴的“金字塔”。

▲今河北省版图与山东、山西的地缘关系 制图-大地理馆

▲今河北省版图与周边省份关系 制图-大地理馆

清朝省级行政区设置,不仅奠定了今河北省的版图轮廓,也形成了其他诸多省级行政区的格局。

从战国时期燕赵腹地到今天的河北区域,虽然面积常有变化,但核心部分总是得到了保留,那就是太行山与燕山东南那片广袤的平原——河北大平原,因主要在海河流域,也称海河平原。它是华北平原的组成部分,是今京津冀主要人口的聚居地。

丘处机登高的山梁,决定了河北的硬度;它俯瞰的平原,则决定了河北的深度。

太行与燕山描绘黄金宝地

洪荒时代最安全陆地港湾

跟北京同属燕赵大地的河北,拥有诸多重要的地理坐标,见证了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也曾让无数像丘处机这样的大人物歌咏记述。

丘祖所登野狐岭在今河北张家口万全县,过了此地向东北,燕山北坡出现了这样一片地带:它位于河北省最西北边缘,是从张家口北部延伸到承德北部的狭长地带,既是内蒙古高原的一部分,又与大草原腹地有所区别,这是一片海拔1200-1500米的高坡,分布着森林和草甸——它比内蒙古境内的高原略高一截,像是一段隆起的台阶,所以被称为“坝上”。摄影风光照让坝上草原声名远扬,奇怪的是,很多人并不把它跟河北这个存在感低的省份联系在一起。

怀抱两大直辖市的河北,被北京天津衬托得没有光彩,而近些经常被谈论雾霾问题,又让这个北方大省遭遇种种偏见。河北,到底是什么面孔?它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与地理格局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著名的历史地理学者侯仁之先生,在他的博士论文《北平历史地理》中多次描述提到一个群福花生油 “三角形”:“北平城,位于巨大三角形的华北平原的最北端。他用“巨大大三角形”来形容华北平原这片广袤、坦荡的冲积平原。

这个大三角形,是对华北平原总体形状的概括。华北平原比常人想象的要广阔,淮河流域、海河流域,以及黄河中下游平原,都是它的范围。如果忽略江淮之间的低矮山地,稍微将它放大,“大华北平原”的南部一直延伸到长江中下游北岸。在三维地形图上,我们可以看到,燕山、太行山、秦岭、大别山、伏牛山,大致画出了这个大三角形空间。从平原向西北望去,那隆起的山脉好像一片更高的大陆,三角形区域像是一方港湾。

地质时期,这片大平原的前身,也的确曾被茫茫海水覆盖,后来海水褪去,黄河、海河、淮河携带的泥沙,不停地搬运到原有巨大的“华北地盾”(地盾,是对稳定地块平台的称呼,华北平原就是这样一个大平台)之上。不过,下游的黄河水道极不稳定,广袤的华北平原上还广布着沼泽。

华北平原的核心地区以河北、山东、河南三省为主。那么,三者比较,哪里拥有最广阔而安全的区域呢?答案是:河北。

▲黄河下游泛滥范围示意图

在黄河下游河道变迁及洪水泛滥区域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山东、河南,以及皖北、苏北地区的平原,都在泛滥区域——幸运能够不受灾害侵袭的地方,正好在今河北境内。作为华北平原的腹地和组成部分,这部分平原北以燕山为屏、西以太行为靠,两道大山与平原的棱线,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倒 “L”或倒“J”,也正是这样而非完全平直的窥情形状,才能够形成“湾”。

▲河北地区平原与周边山脉三维影像图

▲西周时期太行山东麓主要文化遗分布图

出处: 豆海锋《太行山东麓地区西周文化分期研究》

学者对这一时期的海王祭txt全集下载33处文化遗存进行了编号,从南到北,最北在北京房山、最南在河南辉县;今河北地区占了三分之二,而河南最集中的安阳,其实也是河北平原海河流域的延伸,在文化上跟邯郸地区十分接近。

安阳、邯郸、石家庄、保定、天津、北京,加上山西大同,它们的主体部分共享同一个水系——海河流域。海河,是塑造华北平原的三大主力军之一,更是洪荒时代安全的港湾——河北大平原的主要水系。

第二回京津冀区合力书写海河文明

太行东西切出搬运扇形水系

海河的形象跟河北一样,让外人感到陌生与模糊。一般说到海河文化,人们多将它跟近代崛起的城市天津联系在一起。

而实际上,海河孕育的文明最早是在中上游,尤其在今太行山两侧的山西、河北区域。而海河的支流中,桑干河有些名气,是因为一本《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小说。滹沱河也因文学作品《滹沱河传》而被人耳闻star517。永定河,则因为后来出现了都城北京而名满天下。另外,西门豹修建水利工程的漳河、荆轲“风萧萧兮”的易水、穿过邯郸城的滏阳河,也都是海河的组成部分——这些河流的辉煌,远远早于海河最下游的天津。

四五千前,天津一带当然无法形成聚落,因为这里当时还是潮间带。明代天津设城,并非因为宜居,而是因为保卫都城的需要。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它才逐渐崛起为一个港口商业城市。

我们说的海河,不只是那段下游河道,更是一个庞大的流域水系:它由五大支流组成,即潮白河、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南运河,这五条河在天津市区三岔河口汇入海河,经海河流入渤海。天津市区基本上处于海河下游,即这五大干流的下梢。地图上看,整个海河水系所覆盖的区域,就像一把大扇子,最大的两个支流是两侧的扇柄,其他支流构成了一个根根扇骨,而天津市区正好处在这个扇面的顶端。

▲海河流域水系图

从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海河是京津冀地区名副其实的母亲河,有人将河北东北部的滦河水系也划入海河流域,而狭义的海河流域也足够广阔:北到北京、南到新乡,孕育名城众多,辉煌不输黄河长江地区。

海河是一把名副其实的宝扇。在天津上位登上历史舞台之前的三四千年里,它的中上游,早已创造了诸多辉煌。安阳、邯郸、大同、张家口,以及石家庄周边的灵寿、正定、定州,等都是拥有两三千年历史的古城。可惜的是,这些珍珠般连成串的文明,并没有广泛地传播开来,给今天的公众留下深刻印象。

谈到中国的大河文明,黄河、长江文明并驾齐驱,好不风光。海河流域明明也有自己的文明体系和辉煌成就,却没有人提起“海河文明”。黄河下游常常泛滥,甚至曾经在海河河道入海,有人将海河算作黄河的附属,但黄河文明又似乎总不涵盖邯郸、北京这样的地方;提到海河流域的文明成果,要么以区域描述成“燕赵文明”、“河北文明”,要么就跟黄河文明含混不清地混在一起。

北京、天津以直辖市的话语权,赢得了一片关注万寿字谱,多一个少一个说法,无关痛痒。而更广袤的海河流域在河北,海河流域文明的被弱化和模糊,最受伤害的其实是河北。

塑造海河文明的,是海河,确切地说——是海河与太行山、燕山一起完成的山前冲积扇。这些“扇”,又是海河这把大扇子的缩小版与精华。

▲山麓冲积扇形形成及结构示意图

作为地貌名词的冲积扇,是对一种经管的形象描述:当河流流出谷口时,水流像脱缰野马一样向两侧尽最大可能地铺展,其携带物质便铺散沉积下来,沉积覆盖区域平面上呈扇形,立体上大致呈半埋藏的锥形地貌。这种扇,形成有两步:一是冲,河流冲出山口;二是积,携带物质沉积。冲积扇是冲积平原的一部分,且是最安全和最肥沃的地带。

最安全:这里距离山不远,有防御屏障;海拔比下游高,有利于疏散防洪;水流不急不缓,取水方便,不想上游那样湍急,也不像下游那样沼泽遍地。

最肥沃:携带山中养分趁机最厚,越往下游,携带沉积物越少。冲积扇沉积物覆盖区域越大,形成的聚落规模就越大。

说到我国文明最辉煌的地带,言必称晋西南汾河谷地、关中渭河谷地、洛阳河洛盆地,然后就是江南鱼米之乡的苏杭。除此之外,其实就在距离黄土高原文明发祥地不远的太行山东麓,还有这样一个辉煌但是却被忽略的文明区域——河北平原西部文明带,或曰太行东麓走廊。按照黄河文明、长江文明的逻辑,将其命名为“海河文明”名副其实。

▲满城中山靖王汉墓遥感位置图

与一般北方平原地区王陵竖穴封土的形式不同,刘胜夫妇以山为陵、墓室凿岩修筑——远远俯瞰,墓穴大门几乎就高悬在山头上。神奇的是,这座山头像一头栩栩如生的神兽。

河北地区,密集的文明成果,呈现出鲜明的带状分布——呈南北向连成走廊,其密度并不输给以文物著称的邻省河南、河北、山西。

这是两张全国县城分布密度地图(制图 @ 苍天熊猫),亮度越大,表示越密集。无论是晚清,还是今天,我们都能清晰地在地图上看到一条最亮的“带”——这个带,就在河北大平原西缘,从北京湾,一直持续到河北与河南交界地带——基本上就是海河流域的跨度!

这堪称一条最密集的县城聚落走廊,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一带三千年来,沉淀了多么厚重的聚落遗存。可以发现:这里的亮度竟然超过了汉唐的中心关中盆地,超过了号称中原核心的河南平原,亮度与成都平原和江南太湖平原不相上下!但是,相比之下:河北平原的这个地带面积更大,规模也要大得多。

下图是NASA制作的地球夜晚灯光地图,一定程度上可反映社会经济和城市人口密度。北京——郑州一线,有一个白亮的“走廊”。从地图标注地点可以看出:河北最古老、最重要的重镇,都在这条走廊上。

海河文不仅带给我们厚重的遗产,还为我们送来了如此有趣的地理密码:这个走廊,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呢?它由是如何形成的呢?

太行东麓的人类文明走廊

是空间走廊,是时间走廊

是河北走廊,是国家走廊

因为气候等原因,雾霾这些年常常光顾京津冀地区,尤其是河北大地。今天的人们,除了偶尔抱怨一下这里的污染,尤其写字楼里的白领们,并不愿意多关注广大的河北。

▲太行山东麓交通要道分布图

资料来源:侯仁之著、邓辉译《北平历史地理》中文版

不过,睿智的地理学家早就注意到这一地区的特殊性。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在其英文博士论文中,将这条拥有众多都城的地带称为“古代太行山东麓大道”:“为什么会沿这条线发展起来一条古代大道呢?首先就要归因其自然地理环境。这条线的西面是在华北大平原上拔地而起的太行山脉……这条大道截断了数以百计从山中流向平原的大小河流……”当时,他将平汉铁路北段称为“古代大道的现代版”。

这条古道沿着气势雄伟的太行山—燕山山麓发展起来,与山脉平行,起自大平原的中西部——中华文明首先在那里发展起来,直至大平原的北端——中国疆域第一阶段的扩展在那里被阻挡。

历史地理大师史念海先生,也很早就将“太行山东麓历史时期经济研究作为研究课题。与史、候齐名的另一历史地理学大咖谭其骧先生也对这里进行了重要关注。沿着先贤的道路,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张翠莲女士,也对太行山东麓地区的文明进程进行了探索。

▲太行山东麓新时期到商周时期文化遗存分布

资料来源:张翠莲、段宏振《太行山东麓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

地图中的遗存分布,依稀可以连成一条狭长的带,也可称为走廊。河北平原宽阔而坦荡,为何人们的聚居地要紧紧靠着太行山脚下呢?这条走廊,背后原因是什么呢?

▲太行山东麓文明大走廊与黄河泛滥线位置关系

首先,黄河河道的限制,逼迫人类尽可能远离洪水。河北学者张翠莲女士结合谭其骧《西汉以前的黄河下游河道》一文资料,提出了原因:战国以前黄河流经河北平原注入渤海,因而古人主要生活在东抵太行山麓、西至黄河这一宽约70-120公里的狭长地域。

其次,海河水系的发达孕爱是蓝色的育的冲积扇十分密集,而冲积扇是肥沃、安全、富饶之地。前文已经论述,古时发达的海河水系,在太行山麓形成了冲积扇群,一个支流对应一个较大的冲积扇,次级支流对应更小的冲积扇——海河平原“大扇子”宽度从南到北排布,所以冲积扇也连成了一条大道,就是前辈学者所说的“古代大道”。

这不仅是河北走廊,更是国家走廊——无论是从都城长安、洛阳、开封等北方都城向北开拓,还是从杭州、南京等南方都会向北交流,都必须走这条山前大道。我们还会发现,尽管今天洪水威胁已经解决,但这条大道的重要性仍然重要至极。今天京广铁路就是这条大道的现代版,中国南北主要的重镇,几乎都在这条大道上。

▲太行山东麓文明大走廊与黄河泛滥线位置关系 制图-大地理馆

至少从春秋战国始,燕地重镇蓟(北京)与中原古都殷(安阳)之间,就形成了一条南北畅通的大道。秦灭六国,“车同轨”后,开辟的驰道中,其中一条就连接着今北京与安阳地区。古道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公路,现在是京港澳高速的北段,由京石、石安组成;平汉、京广铁路,也穿过这条古老的交通要道。

这里有河北的四大都城(注:不包括广义大河北地区的北京和安阳):燕下都、中山都、赵国都城,以及后期曹魏等多个王朝的都城邺城(遗址在今临漳县境内)。邺城有两朝建都,堪称“小六朝古初中女生的胸部都”。

随着北齐灭亡,旧邺城化为废墟,邺城的文化转向漳河南岸的安阳。

从此,今河北省区域的“都城时代”宣告结束。随之,北方的政治文化中心再次回到关中、河南。今河北区域逐渐退去光环,但广义的河北地区(京津冀)依旧辉煌。北京,悄然开启并迎来了辉煌——尽管它当过战国燕上都,但那只是是一个边陲诸侯的地方中心。而接下来的辉煌,是君临天下的荣耀:辽南京—金中都—元大都—明清北京城。

我们可以看到:隋唐之前,河北古都兴盛;隋唐之后,北京悄然崛起。不过,我们也发现:河北古都繁盛时期,多为乱世王朝中心,无论是战国都城,还是北朝邺城;西安、洛阳、北京都城时代,多为统一王朝。

战国汉代的河北

“战国七雄”居其二、“汉代五大都”居其一,北方经济中心之一

河北是“七极”中的重要两极,且邯郸是全国最大城市之一

魏晋北朝的河北:

“北方双雄”居其一、邺城建都历经“六朝”,北方经济中心在河北

通俗说,这时的河北不仅是一方诸侯中心,更是一个王朝的中心

不过,建都在此的都是短命王朝

隋唐盛世的河北

此前邺城是政治文化中心,也是经济中心,这一时期河北专职搞经济,仍是重要经济中心

但,经济中心开始南移,在原来那条陆地大道基础上,从涿郡(涿州)到余杭(今余杭)的运河从河北东部通过。

乱世时,河北就出都城,而且是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盛世时,河北就变成了廊道和枢纽。换句话说,没有了都城的河北,从被输血者变成了输血者。还好,隋唐两朝,河北虽不是都城所在,却也经济发达、文化繁荣。这个“国家走廊”枢纽,既有传统的太行山前陆路大廊道,还有一条运河大道——这让它自身造血能力很强,为长安洛阳输血的同时,自己本身也很富裕。这有点像苏南与上海的,虽然周边小兄弟围着上海转,但大家也跟着富起来了,上海似乎并没有“吸走”周边资源。

隋唐,在陆路走廊与运河大道之间,河北地区还开出了一条从幽州(北京)-贝州(今河北省清河县)的大道。也就是说,到了这一时期,河北大平原中部、东部也得到了充分开发,这三条大道,也基本上对应今京广、京九、京沪三条线的河北段。

后来北京成了都城,原来头朝南输血的河北地区,开始头朝北为金元明清的帝都服务。这个时期,经济中心已经完全在东南,河北社会经白灵和兆海济已经全面衰落,军事、交通地位仍在,但也仅仅是个纯粹的大走廊了。所以,当它自身强大的时候,即使给都城服务,也不会出现太多的贫富悬殊,相反还能继续富裕;当它自己衰弱的时候,再继续输血,这就想让一个老人或病人,继续干活,于是久而久之,地区悬殊就出来了。

元春丽ryona明清时期,北京本身也是因为军事正是地位重要而登上舞台,经济上还是要主要仰仗地方,尤其是江南。所以,这时候的北京与河北,本身都不太擅长发展经济。什么意思呢?北方充当经济中心时的代,邺城、长安本身经济也不错,自己有一定的造血能力,不会过分吸附周边;而南方充当经济中心的时代,不太具备造血能力的北京,更加依赖南方,河北虽然落寞,底子也不好了魔力擦的原理,但因为地缘接近,也不得不输血。

安史之乱是个大转折——这是西北与东北角色的交接,也是关中与北京的交接(中间有五代辽金乱世过渡,这个过程对河北的伤害是极大的)。对于河北这条大走廊来说,只管将方向调转一下而已。略微不同的是:曾经的河北主要是从经济、交通上服务于关中,而邻居山西扮演的角色则是军事防御城堡;到了北京的时代,河北从经济上已经无法给帝都提供太多帮助,陈建军面试工作室但军事地位更加突出了。

安禄山驻扎的范阳,位于今天北京与河北交界处的涿州,世界著名的安史之乱,是从这里发动并通过河北这个大走廊,肆虐北方的。参与响应的,还有东北地区的契丹人——其首领,原本是大唐所封的地方节度使。

正如清代史学家赵翼在《廿四史札记》中写道:

地气之盛衰,久曾宇男则必变。唐开元天宝间地气,自西北转东北之大变局也。秦中自古为帝王州,周秦西汉递都之……自是混一天下,成大一统。唐因之,至开元天宝而长安之盛极矣。盛极必衰,理固然也。是时地气将自西趋东北,故突生安、史,以兆其端。

大致意思是说:安史之乱前,西北地区主导天下格局;安史之乱后,东北地区主导天下变化。这几乎也意味着:西北主导的时代,北方民族南下走廊在山西;东北主导的时代,北方政权南下通道在河北。

公元1221年,长春真人丘处机站在野狐岭上,不仅行走在农牧交错的节点,也走在了一个大时代的节点:东北地区民族主导中原的时代到来了,属于大北京的帝都时代到来了!

4个世纪之后,作为地理学家的顾祖禹曾对张家口和北京一带如此评价:“南屏京师,后控沙漠,左挹居庸之险,右拥云中之固,弹压上游,居然都会。”

不再是中心的河北之地,则只能默默接受角色转化的现实:心甘情愿地拱卫起海河大走廊上崛起的仙风稻妻新的大都城。而从唐末到清代,铁马金戈从未停止对这片土地的践踏。

唐 安史之乱与河北

宋 金灭北宋阿米乃是什么意思 平井絵里 海蛇肤净与河北

南宋 金军南下与河北

明 伐北元与河北

明 靖难之役与河北

清 太平军北伐与河北

历经战争洗礼的河北,是京畿地区,但命运无法由自己的主导,一路走来慷慨悲歌的河北,从绚烂到平静再到沉默。延续到近代,它的省域版图不知道调整了多少次,直隶与河北名称来回改变、省会在天津、保定、石家庄间轮流坐庄,各路人马,你唱罢来我登场,好不热闹。

▲今日京津冀遥感图及位置关系

最终,一个省份的北部——有了两个大窗口或大眼睛——如此格局,在全国独一无二。这样的特殊省份,注定要演绎非同寻常的故事。

醇厚的河北、隐忍的河北,也终于迎来了新的崛起机遇。到了今天,随着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进。它终于要重新绽放光芒!因为工业化发展需要,雾霾也就像所有的城池一样,成为过客。

媒体与写字楼里的人们,喜欢谈关注雾霾与河北,总是以自己为中心关注的——他们将河北视为雾霾的制造者,而不关注其背后的河北人的状况。这再次证明:这个世界是话语权的世界,地理世界同样如此。

这种语境下,塑造和树立的是话语权拥有者眼中的地理世界——这并不是所谓客观的地理环境。

当你矫情地关心天蓝不蓝心情好不好的时候,有一个更庞大的躯体在关心:明天能否去钢厂正常上班,能否拿到补贴家用的工资。钢铁厂的工人,希望明天的炉火继续燃烧,这也难怪自己就不失业;河北山区的有些农户,希望明天不下雨,那样自家的玉米就能在发霉之前卖出。你们说的雾霾是什么东东?还是等吃饱了饭再考虑吧。

你的岁月静好,他的负重前行。如此而已。

不知不觉,雾霾又来。而且来得很早,居然没人热议。若在三四年前,城市的白领们早就炸开了锅,如今的那群人,也已经选择性地去关注王者荣耀和马蓉、薛之谦的婚姻了——这一回,它们连口罩都不屑于戴了。至于——河北?那是个什么区域,地理知识懂得多,能换吴亦凡一张演唱会门票吗?

“河北存在感”的提升,这是一个任重道远的目标——它不仅需要地理知识的传播,更需要公众把目光从话语中心已开,去瞧瞧这片被忽略已久的土地。

一座绝妙金字塔

▲河北三维地形图

像半松开拳头、像不规则簸箕,又像少了眼的头部

我们可以这样描述大河北区域(京津冀)

它的骨架是燕山与太行,山地与平原的烘托出不规则的簸箕形

沿着山体轮廓,一条条等高线从西北向南纵贯

等高线跟水系、交通动脉走向相同

分层设色地图上

河北三级阶梯一目了然清晰可见▼

洪荒时代到中古时期,河北走廊1.0时代有一条窄窄的古老文明大道,因为主要在河北境内、又是交通动脉,所以可称河北大走廊

纵贯南北的交通要道沟通了国家南北最重要的城市,所以又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大走廊。

三千年来,这条走廊从来不可或缺,但不同时期的河北,却命运不同。它的荣耀、失落、复兴都书写在这条走廊上。

随着人类活动范围扩大,河北中部、东部也出现两条走廊

京广、京沪、京九是交通意义上的三大走廊,也是河北走廊1.0、2.0、3.0

河北区域轮廓的平面图仿佛一座拥有对称轴的“金字塔 ”,中轴是一条与三大走廊都不重合的直线。

曾经一段时间,京沪、京广走廊上的保定—天津—石家庄轮流坐庄充当河北区域中心。

今日河北平原腹地已经没有水患威胁,厚积薄发的河北中、东部,形成了河北走廊2.0、3.0,与传统的大走廊并驾齐驱,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辉煌。

千年大计规划的雄安新区恰好坐落在中轴之上,这是一条与三条传统走廊不同的中轴,近似于河北省轮廓的对称轴,北京—雄安—邯郸大体被这条中轴穿过。

北京—天津—雄安呈等边三角形之格局,太原—北京—济南为一更大的等边三角形,端坐中间的大河北区域。有了两座大山——山西与山东左右东西拱卫,真乃天赐宝地。

谁也不能忽视这样的大河北:文明走廊、中原走廊、国家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