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大雪天,天上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地上也铺着白茫茫的积雪。

然而那时才初中的我,却不得不起个大早去坐公交车到学校上课。车站的人比平时更多,我等了好几辆都挤不上去,眼见着就迟到了。

等我终于赶上一辆公交车时,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孙老师。她平时很严厉的,如果我们迟到,那么站两节课,或是抄几遍课文是很常见的事情。

“可是,这次孙老师也迟到了。”我心里乐滋滋地想,一边慢慢接近她,“为了免得孙老师生气,还是先给她打个招呼比较好。”

“孙老师你也在车上啊!”准备了一肚子话要说的我,却顿时哑口无言,因为在孙老师转身过来的那个瞬间,我看到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悲伤和孤独。

“是,是小豪啊。”孙老师迟疑了一下,诧异地看着他,“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路上?”“孙老师。”我撇着嘴说,“你怎么也迟到了啊?”

“我是有事啊。”孙老师悄悄抹掉了眼泪,板着脸说,“小豪啊,你以为老师迟到了,你迟到就没关系吗?不可能的,等会上语文课的时候你给我乖乖地站一节课!”

旁边的人听到了都嘿嘿地笑起来,我的心情糟透了,板着脸没有再说话。

下车了以后,我再前边铁青着脸快步走着,孙老师在后边一步三顿地小跑着,突然她喊我,“小豪、小豪,你等等我,刚才老师心情不好,你不要在意啊。”

我停下脚步,冷冷地说,“站就站呗,我又累不坏!”“行了行了,你也别顶嘴了,天下这么大的雪,稍微迟点也是正常的,但是你以后可千万别再迟到了啊。”

离学校还有五分钟的路程,我和孙老师在雪地里咯吱咯吱地走着,她忍不住告诉了我她家里的事情。

“小豪啊,老师我的心情特别差。”孙老师一边叹气一边走着,“我的孩子现在十岁了,可是叛逆得很,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跟我对着干,我简直就无语了;就说早上吧,我说天气这么冷,你得把羽绒服穿上,可是我孩子怎么说,他说: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冻一点怕什么?你说气人不气人。”

“孙老师,我觉得你想得太多了;一方面下雪确实也不怎么冷,你看看我,不是穿的也挺少的吗,再说了,你儿子不就是城西小学四二班那个小飞吗?我弟也在那里上学,你们家小飞和我弟啊,最近跟着班里几个孩子天天迷着踢足球呢,肯定不乐意穿那么多啊。”

“还有这种事?”孙老师恍然大悟地说,“那他怎么不跟我说清楚呢?”

“谁敢跟你说啊,孙老师。”我撇着嘴说,“谁不知道你总是板着脸闷闷不乐的,看着不顺心的事就让我们在教室后面站着,或是抄几十遍生字,你儿子要是告诉你他想踢足球,那你还不得给他们老师打电话,让他不要贪玩好好学习啊。”

“小豪现在懂事多了么。”孙老师笑着说,“好吧,以后老师答应你,以后对你们还有我儿子态度好一点,和你们好好沟通,你也让你弟弟劝劝我儿子,就说他踢球挺好的,但是不要耽误学习。”

“嗯。”我点点头心想,“只要不让我罚站,让我说啥都行。”

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在教育孩子的时候都不应该颐指气使,而是应该尝试去理解和宽容孩子,那么就会发现其实孩子们也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和心意,只要坐下来坦诚沟通,就会取得更好的谈话效果。